skull%20cardie%20shoes.jpg

小時候因著姨母家裡開鐵工廠的緣故 , 我的儀容一直都凌凌亂亂 , 因為大家伙都忙著做事

沒有人有空打理我 , 翻出來的童年照片一張張都是蓬頭垢面 , 而且剃著一頭娃娃頭短髮 ,

每天往外跑曬的整個人烏漆媽黑 ... 活像山上跑下來的野孩子 , 衣服總也是塞進塞出的沒個完整的樣子

5 , 6 歲時上幼稚園 , 印象很模糊 , 唯一能留住記憶的畢業照也不知道塞到哪兒去了

倒是記得元宵節和同伴一路從家裡提著蘿蔔做的燈籠 , 沿路排隊去玩還喊唱著兒時的順口溜

" 一二一呷芭樂ㄚ棒慶記 " 的喊的不亦樂乎 !

因為小時候沒機會穿得整齊亮麗 , 在幼稚園裡總會很羨慕穿得像洋娃娃般的同學

梳著兩條捲捲的小辮子 , 繫上彩色蝴蝶髮帶 , 還有圓頭亮晶晶的白皮鞋

幼兒園的相處已不復記憶 , 但我還記得那雙在陽光下跑來跑去的皮鞋 .

在童年時光裡能打扮的時間非常有限 , 最好的理由莫過於過年時刻 , 到人家家裡拜年

總不能喇哩喇褟的模樣過去吧 , 所以到了過新年的時候我總是特別興奮 , 每個小孩都很開心

我也開心除了紅包以外還可以有打扮的機會 . 可是不知道是為了討喜氣或配衣服的緣故

我的鞋子總是紅黑兩色 , 有小圓頭蝴蝶扣但是就是顏色不是我夢寐以求的白色

也許是鐵工廠的原因姨母怕容易髒 , 所以在選衣褲上總是沒有粉色系

連我的一隻過年禮物大洋娃娃也都是紅色衣裳 , 我還記得那隻洋娃娃是父親那邊的親戚

有次下來探望我時送的禮物 , 那時大人的世界很複雜 , 坐在二樓客廳裡的沙發裡

一群人討論的熱絡 , 哇啦哇啦地爭論個不停 , 聽說是說我的扶養權等等

但我的眼睛裡只掛著那隻幾乎我2/3身高的金髮洋娃娃 , 穿得像聖誕節老公公一樣的衣裳

眼睛會眨呀眨地上下搖 , 心裏開心的嗑著瓜子抱著娃娃根本沒去聽大人的世界裡發生了啥勞子事

只覺得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太好了 , 還盼著台北的親戚能多下來幾趟 ...

後來是談的不歡而散啦 .. 所以我這個臭娃兒還是留在了台中 , 如果談成功了大概人生整個就不是

現在的劇情了 , 海爸說很可惜不然他也許可以娶一個富家女 , " 齁亞 " 幾世人 !!


因為小時候一直跟粉色白色無緣 , 所以長大了點可以自己跟著母親去百貨行選東西時

看的就都是粉粉亮亮的東西 , 買回去時很容易就穿髒 , 姨母洗衣服洗的哇哇叫

叮囑母親下次別再買淺色的衣服回來 , 我的美好時光過沒有兩個月就結束 .

但心裡一直想要買白皮鞋的慾望不減 , 去菜市場看到時小鹿亂撞 , 但仍沒這個膽開口

叫姨母買給我 , 後來的生命中一直沒有白皮鞋的到來 , 因為不實用所以大人們始終沒有買

這樣的怨念一直持續到高中時候去逛街時 , 嚴熱的暑夏裡買了自己的第一雙白色涼鞋

才得以一償宿願 . 因為那樣的年紀已不適合再穿白色圓頭皮鞋 , 太過稚氣了

所以買了青春少女比較穿得到的白色涼鞋款式 , 很開心 .. 雖然因著工廠的環境白鞋很快就髒了

但是心裡的空虛感有滿足了 , 得到了慰藉 .

除了白鞋以外 , 相比於同年的朋友有家人帶著去玩 , 我的童年旅遊記憶幾乎於零

到了高中老姐有了車子駕照才帶著我與三哥到處去玩 , 那時候的歡樂無限卻沒有多拍些

照片留念 , 一直很引以為憾 . 年紀小時的遺憾很難遺忘 , 傷痕老舊深刻 , 總是在長大以後想盡辦法彌補

最大的傷痕就是無法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 現在這個傷痕已經補足了 , 在海爸訓兩小或是滿室吵雜聲之下

還能抿嘴而笑 , 誰說有傷口會不能夠痊癒的呢 .................


ps. 還沒時間找白皮鞋照片 , 首圖是網路的美鞋照 , 其實就是很一般的那種童鞋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媽 的頭像
呆媽

呆媽日記

呆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